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689|回复: 0
收起左侧

[纯虐腹文] 暴虐巨汉之无敌腹肌(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0 17:1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是一部很早非常好看的文,我记得我当时就是因为这篇文才入坑的,现在几乎已经到处都找不到了。4 q/ K' d3 ?* x

" y+ p" l% V" |/ r! P  U       彪哥三十七岁,年轻的时候当过兵、现在是这个健身房的教练兼老闆。彪哥每年都 有参加健美比赛,一般都是八十五乃至九十公斤的级别。健身房外面的巨幅宣传海报就是彪哥本人亲自上阵拍的,不知吸引了多少人走上健美训练的道路。彪哥身高 一米八五,非赛季体重超过两百四十斤!人长得结实敦厚,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座铁塔。两道浓黑的剑眉下一双刚毅的眼睛;一天不剃络腮胡就爬满了脸,看上去特别 的男人。两块山包大的胸大肌上面丝状的肌肉纹理清晰可见。彪哥在夏天最喜欢穿背心,每到这时候两块胸肌喷薄欲出,奶子若隐若现,经常引得人们忘了训练驻足 讚歎;彪哥两条胳膊筋肉纠结,曲臂臂围达五十三釐米,比某些娘炮的大腿还要粗,上面密密麻麻地佈满了蛛网般密集的血管;肩膀宽阔如山的嵴樑,浑圆壮硕的斜 方肌与三角肌充分地诠释了男人的力量和责任!最难得的是彪哥常年的低体脂,没有丝毫赘肉的他八块腹肌隔着衣服都能看见;倒三角形的背肌上一块块肌肉如群山 般此起彼伏,令人不禁感慨造物之神奇。彪哥的王牌训练动作是深蹲和硬拉,每次他都喜欢光膀子练,这也是健身房最热闹的时刻。彪哥一上阵就甩掉那件碍事的背 心,仅穿一条四角内裤,脚上蹬一双军人常穿的长军靴,扎了马步对着镜子就开练。随着组数的递进,杠铃杆上二十五公斤重的铃片一片一片地往上挂,好傢伙!光 看看都让人觉得要歇菜了。不仅如此,彪哥每次都把自己往死里整,要是硬拉没有六百斤、深蹲没有六百二十斤那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那天白练了”。
" Z' M/ q6 ^% o  |; s' q2 V+ M; U' ~) ?  y+ M0 _- F
练深蹲的时候彪哥两条老树根般粗壮的大腿深深地钉在地面,汗水像小河一样沿着他全身的肌肉往下淌,整个人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在健身房的灯下反射着 光。由于经常日晒,彪哥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散发着健康的古铜色。两块蝴蝶形的巨臀又大又翘,四角内裤此时早已被汗水浸透,湿搭搭地黏裹着老二,令胯下那陀牛 鸡吧显得越发突兀。彪哥深吸一口气肩上扛着杠铃绷紧全身肌肉深深地蹲下去,腰板子挺得直直的、傲人的胸肌向前高高挺起、两颗黝黑的大乳头矗立在两块高耸的 胸肌上,在地板上投下阴影。继而彪哥全身发力双腿使劲往下一蹬:扛着六百二十斤重的杠铃轻飘飘地站了起来!周围的人禁不住一致叫好,深深地佩服着这超人般 的体格。就这样彪哥连续地做了十几组、每组扎扎实实十多个来回。只有在筋疲力尽之后彪哥才喘着粗气满足地把杠铃放回架上,对着镜子甩甩肌肉欣赏自己完美的 体格、自豪地拍打身上的肉块儿。彪哥如入无人之境般在大众面前摸捏自己身上的肉,时而弯起胳膊,抚摸结实的肱二头肌;时而绷紧胸部,调皮地捏一下自己的乳 头,然后用拳头用劲砸几下自己的胸大肌,砸出来的声音在我们这些人听来就像示威的鼓点,骄傲地宣示他的雄性魅力。彪哥要是出生在古代,也许就是一位在沙场 上奋勇杀敌的将军了!" c  b, a% P# b0 ], D& @! V: q2 ?
而我每天最喜欢做的是趁着健身房将近关门的时候悄悄跟在彪哥后头进洗澡房里偷看他洗澡。每到这时健身房的会员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彪哥进门就大咧咧地把自 己的四角内裤一扔,岔开大腿甩着胯下那根牛鸡吧像一只螃蟹那样走到水龙头下,任凭冰冷的水流冲击他结实的身子、洗刷掉一天的疲惫。彪哥似乎习惯了大家对他 的注视,而他的确有值得炫耀的资本——毕竟不是任何人的鸡巴都能在疲软状态下达到15cm的。估计是常年练深蹲和硬拉的缘故,那根牛鸡吧还没勃起长度已将 及膝盖又黑又粗,两个大卵蛋如同握紧的拳头般大走起路晃来晃去。曾经有一次彪哥光着身子闷声靠在牆边抽烟,两个新来的小伙子根本没见过这麽强壮的男人,当 面嚷嚷着说彪哥那身肌肉是假肌肉,还说彪哥胯下的牛鸡吧也是假的!尻!这可惹怒了彪哥。彪哥生气地拧掉烟头走过去,抓起那俩新来的小伙双手往自己胯下一 摁,说:“不信你摸摸看!看看老子这身肉是真的还是假的!”两个瘦子没想到彪哥这麽豪放,居然有机会能亲自用手摸一下这种大块头肌肉男的肉感!两个瘦子如 获至宝地对着彪哥每一寸肌肉又摸又捏又捶又打。彪哥就这样两脚开立,自豪而不屑地任由这俩人玩弄,那俩小伙对彪哥那15cm长的疲软鸡巴也不放过,其中一 个双手握住彪哥鸡巴勐地套弄起来。彪哥也不躲不闪让他们弄。慢慢地彪哥的鸡巴开始充血抬头,包皮退下来后一根长达35cm的牛鸡吧直挺挺地翘了起来与小腹 成锐角!硕大的龟头泛着紫黑色的光、马眼上还流出丝丝淫液!鸡巴时不时还炫耀般地点点头。两个瘦子哪里见识过这种场景啊!彪哥说:“这回你俩相信了吧?” 然后挺着硬梆梆的鸡巴走开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两人站在原地。
# e9 t: P) j# T/ ?/ h3 z8 ?0 `) A0 H6 x2 M6 V5 }$ ]
而我总喜欢站在离他不远的水龙头旁洗澡,一边压抑着我的欲望一边欣赏他雄伟的身子。彪哥的身子看上去约有一般人两倍粗,上次有人拿皮尺给他量了一下,胸围 竟达惊人的154cm!彪哥洗澡似乎很专心,乃至都没有发现我对他的窥视。这一次我壮着胆子挪到他身旁的水龙头。只见彪哥忘情地自摸,胯下的鸡巴兴奋地勃 起着,丝毫不在意他身旁包括我在内的众人的视觉强姦!也许彪哥自己就觉得肌肉男本应该享受别人的注视。彪哥的鸡巴真大啊!可能是刚练完深蹲的缘故,鸡巴兴 奋地翘起来,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全身血管一根根都彙聚到了鸡吧。粗壮的巨根上血管盘根错节,紫黑色的大龟头马眼粗度足以插进成年人的手指。彪哥关掉水龙头, 慢慢地抹上肥皂,整个身子油亮油亮地泛着光,每一个部位的弧线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彪哥不停地按压身上刚训练完的部位,感受着酸痛的快慰。肌肉上传来的酸痛 使一天过得那麽充实。
; q4 a% J" v0 x: Z% J3 z$ E4 M3 L2 v2 w2 y9 X: J
糟了!我一时间血气上涌,鸡巴也不自觉硬了起来。恰好彪哥这时候突然睁开眼睛,我的囧样一下子被彪哥收入眼底。彪哥嘿嘿一笑:“年轻人啊,太久没打飞机了 吧?”我羞得满脸通红,恨不能马上有洞让我鑽进去。只好故意岔开话题说:“嘿嘿,彪哥身材真好啊。兄弟我不知哪年哪月才能练到像彪哥你这麽壮呢。看彪哥你 八块腹肌那麽结实,拾掇了不少女人吧?”0 S" F( Y+ t7 B' s- x. r: I* z

. n$ H5 P, `+ _9 y0 _9 K彪哥哈哈大笑,把身子转向我这边。一手握着他的鸡巴使劲地甩了甩上面的水珠,一手拍打着他结实的腹肌自豪地说:“兄弟啊,不瞒你说。男人长了根牛鸡吧,这 床上的快活可真是没个够啊!哥活了这三十七年还没见过不能征服的。兄弟你有兴趣的话,今晚哥给你露两手?”我当然求之不得,兴奋地说:“好啊,有劳彪哥多 多指教。”5 A/ s, c  s$ i" ]
8 d- D) E6 m' _; U/ W
等我和彪哥洗完澡了,彪哥搽乾淨身上上的水珠,走到他的储物柜里拿出他的装备包,带我来到健身房的龙门架旁,从携带的包里面拿出好几截粗麻绳。我惊讶地瞪 大了眼睛说:“哥这是干什麽?”彪哥还是憨厚地一笑,走过去把健身房的大门关上,房间里其他灯也关了,只剩下龙门架上的一盏小装饰灯。气氛瞬间变得诡异了 起来,就像电影里那些拷问俘虏的情节。然后说:“兄弟啊,哥训练的方法比较独特。以往在部队里也和其他战友这麽训练来着,互相比试一下看谁抗的时间长,待 会千万别惊讶。”我还是疑惑不解。彪哥将两条粗壮的胳膊高高举起说:“兄弟,把我绑在这架子上面吧。”我只好按照他的要求把他绑了起来。我用粗麻绳把他两 条胳膊绑在龙门架顶部的钢樑上。再用两条粗麻绳把彪哥两条粗壮的大腿张开绑在龙门架两边的柱子上。彪哥结实的肌肉身板正好对着健身房牆壁的一面大镜子,使 得他待会接受“训练”的时候也能清楚地通过旁边的镜子看到自己身上每一丝细节。这位肌肉巨汉就这样毫无遮掩的被绑着袒露开来。彪哥扬了扬下吧说:“我包里 面还有两个拳击套,你去把它取出来带上,使劲地揍我的腹肌吧!”我虽然看过无数的色情文学,但是真正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吓我一跳。难不成这傢伙还有受虐癖? 我强忍着兴奋的心情按照他的指示去包里面拿出了拳击套带上。说:“彪哥,得罪啦”。只见彪哥神情严肃,眼睛直直地看着镜里的自己,彷佛受刑的战士,大声吼 道:“来”!1 a4 V5 m! {( \$ H6 U
* R5 m8 @  o' Z+ O9 `0 p
面对着彪哥八块结实的腹肌我兴奋不已,挥起拳头就朝着彪哥的腹肌一顿狠揍: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砸在彪哥的腹肌 上。彪哥使劲绷紧腹肌对抗我的拳头。我一口气连续打了几百下,挥出去的拳头就像打在一堵牆上,而彪哥却若无其事地看着我说:“你就这一点本事吗?这点力气 算挠痒痒还差不多。”我听了有点生气,我平常卧推也少说有一百五十公斤,瞬间爆发力远超这个数值。如今这个结实的壮汉面对我的拳头根本不放在眼里!这令我 更加的鼓足干劲使劲砸!
% |. T$ ~5 R& W) t3 [' W% _9 y
, M% L5 r9 @% W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 n2 Z8 s9 o6 m# J" s5 @
4 A7 r- \6 a7 i; e又是几百拳轰炸,彪哥的皮肤仅仅变红了一点而已。没想到这时候彪哥的鸡巴竟然又一次充血勃起了!这根牛鸡巴如同一个士兵的武器。我抡起拳头对着这根牛鸡巴使劲砸下去!彪哥的鸡巴又直直地弹了起来,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腹肌上。狂暴的我使劲打彪哥的腹肌:
  |% K- v9 O0 ]* F7 |0 d* j
7 b  v7 j# }" p$ t8 c/ R( u( H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 E: F. R' O7 ^, ?; v+ u5 k4 L7 g: e/ c- i2 i4 U1 M: |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  V, N+ t3 ]& R1 q- U% A
+ B& d8 L. m. G. C: Y
连续的拳头对彪哥的肚子再轰炸了五百下!彪哥还是一脸不耐烦。我不断地击打彪哥的腹肌,等到打三千多拳的时候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而彪哥仅仅身上出 了一点汗!我喘着气对他说:“没想到彪哥你的腹肌那麽强悍!”彪哥自豪地说:“对!男人就得有个好身板!你看我天天练腹肌和力量、4天练一次硬拉和深蹲, 不停地训练全身肌肉。不仅这样,我从进部队的时候开始就经常练习腹肌抗打击,已经十多年了!”
' k: p- U7 m& P  m6 \4 l6 [1 V# x( e; w$ v" \
我还是不服气说:“这只不过把身体练结实了,鸡巴却不一定行啊。”彪哥笑了:“那你就来试试吧!”我听了马上甩掉手上的拳套,用我那常年训练、长满了老茧 的双手握住彪哥的龟头使劲地摩擦!说:“怎麽说我也是练了好几年的人,今晚就让你尝尝我这双手的滋味!”只见我双手握住彪哥鸡巴一瞬间,彪哥全身轻轻地抖 了一下,就跟触电似的轻轻哼了声,却又迅速调整状态,接下来无论我如何用劲套弄,彪哥还是像一座铁塔一样岿然不动!“妈逼的”我生气的骂道:“你等着,我 给你尝尝更厉害的。”“有什麽就全试出来,我不怕!”彪哥说。我拿出中午买的辣椒酱,还找来跳操的绳子。“彪哥啊,接下来我怕你受不了,我还是把你绑紧点吧!”彪哥反击道:“我这当过兵的还怕你不成?”
5 k8 N: q2 _% F& ^2 R, e' _' f9 W' q
我用塑胶绳子仔仔细细地把彪哥全身五花大绑起来,绳子围绕他全身的大肌肉群深深地勒进他肌肉里,使他再也不能挣扎。接着用我长满老茧的双手把辣椒酱涂抹在 他整根鸡巴和卵蛋上,用辣椒酱给他当润滑剂撸了起来!这种刺激终于对彪哥起了作用。他涨红了脸,全身的肌肉崩得紧紧的、使劲对抗辣椒酱对他鸡巴的渗透以及 我粗糙双手的进攻。我说:“彪哥,你要是受不了的话就跟我说一声,给我告个饶,我就马上给你卸掉。”彪哥瞪了我一眼说:“放屁!”" q* X$ V, ]0 T0 M5 P! }0 ^

7 c) A  P# K; y8 ^( k5 [我怒了,把他的大鸡巴整根往辣椒酱瓶子里面戳,还不停的晃动瓶子来回搅拌,辣椒酱的威力正前所未有地侵袭着这位铁血硬汉的命根子!彪哥牙关咬得咯咯响、头 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紧闭着双眼但始终一句话讨饶的话都没有说。就这样搅拌了二十分钟,彪哥的鸡巴还是一点儿没有软下去的意思!彪哥轻蔑地对我说:“没用 的。老子以前玩的比你这牛逼多了!我让你见什麽才是真正牛人!去我的包里面把东西掏出来!”
- X* u2 ~5 m( b2 h+ r
- O4 {* Z5 d2 T( n0 g; F“我靠!这都是些什麽东西啊。”我在包里找出了许多奇怪的行头:一只很明显是用来套鸡巴的四十釐米长的塑胶筒、筒里有一些能够上下运动的皮划圈和胶垫;那 筒一端开口另一端连着一根塑胶软管,长长的软管连着个马达般的机器。上面写着“强制取精器”!专门拿来收拾那些不肯屈服的硬汉,能让人射不想射还得射,直 到两个大卵蛋子里的存货都被掏空为止!玩这东西的人必须先把自己绑牢了,免得一会儿后挣扎。取精器的马达旁边还安装着一个可以装卸的瓶子:居然是彪哥平常 用来喝蛋白粉的瓶子!一千毫升容量!难不成他射了之后收集起来溷着蛋白粉一起喝了?. c0 l) K! e( i: V- z
6 K" s5 J, h- A
还有一个小盒子上面写着PG600,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注射用的针剂,盒子翻过去一看:我尻!是给公狗催情的药物!另外还有一瓶rush!公狗催情药烈度可 想而知,没想到他对自己这麽狠!那我也不对你手软。我用针筒吸了三倍用量的针剂往彪哥两个大乳头扎了进去!注射完之后针剂聚集在乳头下麵鼓鼓囊囊的没有散 去,没关係!我带上拳击套对着彪哥两片胸大肌一顿勐轮!* q! ^  ^( X+ ]' c2 T' b

" p/ b9 K* ~$ x*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2 ?- C4 C6 R. \; w3 U1 R3 R
% Z/ e, n5 v1 j( V& M2 u; j6 X4 {$ L“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彪哥两块结实的胸大肌被我打得上下乱抖,不一会儿针剂就均匀地扩散到 他全身。彪哥顿时呼吸加速,整个身子变得红彤彤的,脖子上一根一根血管随着呼吸跳啊跳啊,两块胸大肌剧烈地起伏,鸡巴胀粗了一整圈,淫水从马眼流出来、从 龟头垂下去成一条明亮的细丝。彪哥一脸自豪的说:“哈哈....爽啊....”平常人接受到这种剂量估计都快死了,这壮汉还在叫爽。我把强制取精器给彪哥 带上,马达轰轰地转了起来。
6 g' V3 U( t- s5 V7 `! `* `7 R. n2 b5 b$ K
晚上十二点的健身房里,取精器在被绑起来的彪哥鸡巴上不断地运动。我找来一块十公斤重的杠铃片用线拴在他的鸡巴根部。还找来两个晾衣服的夹子夹住他两个大 黑乳头,时不时用手撩拨一下,彪哥舒服得直哼哼。我说彪哥你逃不掉了,今晚必须让你射个精尽人亡。彪哥眼神迷离,双脚岔得更开。取精器不断地在他的鸡巴上 来回套弄。这时候从镜子里面看,一头结实的壮汉正被绑在龙门架上,细密的塑胶绳子勒住他身上的肌肉,双脚却大咧咧的岔开着。挺着的整根鸡巴涂满了辣椒酱、 而且还悬挂着十公斤重的杠铃片;两个卵蛋沉甸甸地垂在胯下。我要看看这个硬汉能坚持多久。
: I9 i# P& j' A( U+ P8 m5 L. I& q* K9 ]9 Y( Y+ [, _* e' O  @% f% s

  B+ q+ F% C) `, w: Y9 A' D  G" D0 `& e$ \: U9 _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这个筋肉壮汉还在咬牙坚持!
4 R2 ]: u8 }# c4 V- t2 a9 }, v" o/ k! v9 a
一个小时过去了,以上所有措施还是没能迫使他射精!我拿起手上的rush冲着他的鼻子塞过去。彪哥也不躲不闪、大无畏地把这催情药物吸进自己肺里。心有不 甘的我操起身旁的皮带“pia”一声甩在地上,拿鞭子指着他说:“你这傢伙到底射不射?!”彪哥扭过头来说:“你倒是抽我啊,我就是不射,咋样?”我心想 不射就打到你射!抡起鞭子狠狠地抽在彪哥背上* J- @1 V; E( w! j

1 g% {' r0 r. I& |/ K& X' r6 Y# {pia!pia!pia!pia!pia!......8 [! U, \. I+ k
0 w# e' j; e/ }8 b% a
“爽啊!爽!”彪哥喊到。我操!我越发兴奋,皮鞭在空中越甩越大力,“pia!pia!pia!pia!pia!pia!pia!.....”彪哥结实伟 岸的背部马上就亮起一道道红印。“爽啊哦!打得好!”这个傢伙还在叫好,奶奶的。彪哥自顾自地开始说:“啊!想当年....啊!我还在部队的时候...可 真的没少遭罪...妈的....那教官....动不动就拿皮带抽我们....啊!...我也没少被抽...有时候我们犯点错误...就把我们绑在暗房 里.....整个晚上拿皮鞭抽...啊!...脱光我的衣服....被人一边抽一边打飞机....啊!..我们一队人在那里....谁要是射了...谁就 要多捱一顿揍.....那些小子都受不了这种惩罚.....有的人....啊!....已经被打到皮开肉烂了...还是忍不住射.....结果可想而 知....有的第二天就被教官揍死了...上级也不管...啊!..你老哥我就使劲忍住不射....那变态教官....给我拿军大靴装满了沙...拴在我 的鸡巴根上....看我痛苦的样子....谁要是鸡巴软了把鞋掉到地上....那他就得被绑在部队的操场上当着几千人的面全裸暴晒三天....啊!..哥 的皮鞋就从来没有掉下来过!”: e, r* q. R& {! Q
/ x+ F1 P9 ?* n" P: L
这傢伙一边被我用皮鞭抽、一边被取精器套弄、还被注射了公狗催情药、又闻了rush、居然还意淫以前被人虐!真不是一般人。“你现在被皮鞭抽还这麽硬,是 从那个时候练起来的吧?”我继续一鞭一鞭地抽他。彪哥:“是呢,从那时候起不被虐我还真不爽了。”“既然如此,那好。”我转身去前台拿来一盒大头针。彪哥 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我要搞什麽名堂。, I' L4 \5 C8 e1 t6 a! N- [
% P1 c' ~. Z. M- e  p
当我取下他乳头上的夹子时,他瞬间明白了,挺起胸脯绷紧胸肌迎接未知的挑战。一枚大头针横着穿过他黑色的大乳头。彪哥眼睁睁地看着镜子里另一只大乳头也被 穿刺过去。他的胸肌疼得绷紧又放下绷紧又放下,显得相当性感。接着我用拿来别针,顺利地从已经穿好的洞里面穿过去,再抓住两个别针往外拉扯,彪哥的两颗乳 头被拉得成了两颗个大圆锥,牵连着下麵用力抵抗的胸大肌。两大串钥匙分别挂在彪哥胸前两个别针上,重力使得两个乳头往下坠。我对彪哥说:“听好了,接下来 这两串钥匙如果发出声音我就加倍惩罚你”。% C/ j) i: S; G5 M- ]* }1 ]: F" _

" _/ m# F5 }0 H  u$ W! J6 v接着我弄来个打火机轻轻地烘烤彪哥两个乳头。彪哥两条粗壮的胳膊使劲地拽了拽。但是没办法,他已经被我绑得死死的了,任何的挣扎都是徒劳的!我把打火机移 到了腋窝,火苗滋滋地窜上彪哥的腋毛。“啊!啊!啊!啊!啊!啊!啊!.....”彪哥痛苦地呻吟。这个强壮的傢伙被无助地绑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镜子里 面的自己被我烧掉腋毛,后面连鸡巴毛都被烧掉。他的脸上写满了屈辱、兴奋、羞愧、期待和不甘。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半了。也就是说这傢伙已经坚持 了两个半小时!! z! m; h5 T, \
9 p& u8 w# V+ x2 f) f
当我想上厕所的时候,我故意地把尿尿在彪哥的四角底裤上。面对沾满我的尿液的底裤,他紧闭牙关拒绝我将它塞进他的嘴里。我早就料到了他会这麽做,“嘭嘭嘭 嘭.....”又是十几记拳头砸在他的腹肌上,这次他没准备好,被我突如其来的拳头揍得措手不及,我每一拳都深深地打进他的肚子里,“呜啊~”他张嘴痛苦 地呻吟。乘着这瞬间我飞快地将沾满我尿液的底裤塞进他嘴巴里,“呜呜呜.....”彪哥再也叫不出声了,我朝着他下吧又是一记上勾拳,“嘭!”彪哥的嘴巴 受到挤压,底裤里的尿液全部挤进了他的喉咙,无可奈何的他只得吞下我的尿液!“呜呜....”彪哥使劲摇头,而我却发现他的鸡巴变得更大更硬了。我再看了 一下闹钟,已经凌晨三点。' i& \( }) p& f, M% T. B* h1 C& a

- t6 a6 {9 r% M7 K" n难道是取精器的频率不够高?我把取精器的撸动频率调到最大。从原来的每秒撸三次来回调整到每秒撸三十次的高频来回。“呜呜呜~”彪哥拼命地摇头,全身剧烈 地抖动。“铃铃铃铃~”悬挂在彪哥胸前的钥匙响了起来。彪哥发狂地抖动双腿想要逃离却没用。“彪哥对不起了,你刚才已经违反了规则。现在是时候惩罚你 了。”经过我不断地打击他的腹部和长达三个小时的取精器折磨后,这位结实的肌肉巨汉终于第一次濒临崩溃的边缘。
5 Q6 K( u: l! ]+ F; u! U  L% E我鬼魅地一笑,拔掉了取精器。从我的包里掏出那双常年使用的劳保手套。没错,就是健身房里面常见的那种便宜的劳保手套。经过长期的使用已经变得粗糙不堪。 我将它套在我长满老茧的双手上、走到外面空地将泥沙涂满整个手套!再拿出一支小钢棍对准彪哥的马眼整根插进他的大鸡巴里:“彪哥,现在射对你来说还是太早 了。兄弟我先帮你把它堵住。”彪哥痛苦得使劲摇头。我双手握紧这根35cm长的牛机鸡巴来回撸。这条牛鸡巴刚才被我涂满了辣椒酱,还被取精机不断地套弄, 早就黑里发红,现在一根根血管暴突!粗糙的手套加上沙子的进攻令彪哥生不如死。彪哥如同一只落难的勐虎,只见他挣扎着吐出了口中的湿内裤求饶道:“兄弟 啊,求你...求你让我射吧...这简直比教官让我操沙子还难受啊!”我说:“你还操过沙子?”
) Y) v( X( a, n5 t7 ~: y+ Q' A8 e+ Z  _2 j6 M9 t
彪哥气喘吁吁地说:“当年我们拉练到海南的时候....教官让我们每个人腿上绑着沙袋、身上穿着负重衣、肩膀上还扛着泡了水的重木头在海浪里跑....谁 要是落在后面了...就得脱光衣服趴在沙滩上.....让大伙看着....不停地操沙滩上的沙子!....教官还不让我们先在沙滩上挖洞....就这麽硬 生生地戳出个洞来......然后快要射时候....命令我们翻过来,仰面朝天对着大家.....把鸡巴挺起来....老二还带着沙子撸管射给大家 看.....”我说这种事还有?彪哥说:“这还不算....有的的傢伙....趁我在仰面躺着打飞机的时候...狠狠地用脚踩在我腹肌上面.....教官 也不管....说跑慢了就得接受罚....我们里面没有谁不被罚的....轮到我的时候....因为我的鸡巴大...在沙滩上戳出来的洞大...就有的人 偷偷跟教官报告说我作弊.....说我先挖个坑然后再把鸡巴埋进去!....这时候教官就走过来。二话不说狠狠的一拳打在我的腹肌上....那教官比我还 壮!有的傢伙身体瘦会被他打得飞起来摔到三四米远。唯独我是班上他唯一一个打不飞的人。然后教官就只好命令我直挺挺站着。任由他狠狠地一拳一拳击打我的腹 肌。而且我还不能抵抗!任由他的拳头打进我的腹肌里。嗯,我的双手还要不停的打飞机!”
9 M9 g8 v8 `, D) i
0 T+ _: G& E5 I  n4 o1 o- O6 p+ W“牛逼!果然牛逼!”我惊讶得合不拢嘴。难怪我刚才对他施行的大刑毫无效果。原来他早就经过了这般千锤百炼!我心想那就试试吧。我狠狠地用左手一拳一拳打在彪哥的腹肌里,刚才已经捱了两三千拳的他现在又得承受!. N* E, W- k1 t  d5 l
) F6 Y- ]5 K2 U0 S; l) V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 @. R  c: x9 f7 _
' v" M, d1 q0 J我的另一只手使劲地用溷着泥沙的老手套给他那涂满了辣椒酱、马眼还插着小钢棍、根部悬着十五公斤重的杠铃片的牛鸡巴打飞机!慢慢地,彪哥的腹肌,终于开始 软化了。我的每一拳都深深地打到了他的腹肌里面!彪哥的腹肌包裹着我的拳头。我每一次出拳甚至能够感受到彪哥的肠子隔着他的腹肌在肚子里蠕动!彪哥此时脸 上写满了痛苦、不甘心、享受又不想说的複杂表情。我看了一下时间,这傢伙已经连续承受了四个小时!原来35cm的牛鸡吧已经涨到了最大,彪哥的呼吸明显加 速身上血管涨得快要爆炸了,全身愉悦地颤抖。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
0 G  E/ Q5 S6 v, ^% U  ~- z7 E8 E+ N. I$ t
“彪哥,想不想射精啊?想的话那就求我,答应我,以后我想什麽时候玩你的大肌肉身子就什麽时候玩!”彪哥还是一脸不甘心地把脸扭到了一边。好!那你别怪 我!我重新在他的鸡巴上涂满辣椒酱,然后把他鸡巴里面的小钢棍拔出来,拿到健身房准备的应急医用酒精瓶里沾满了酒精,再恨恨地塞进他的牛鸡巴里!“啊!” 彪哥禁不住仰天大叫。酒精的力量让他的尿道里像烈火般熊熊燃烧,外面的鸡巴,血管暴突,却还要承受杠铃片的压力、沙子手套的撸弄和辣椒酱的侵入!喷薄欲出 的欲望却被堵住在马眼处!! [4 ]: f3 H. \7 y1 J$ H: P

9 W6 P: s+ v" V4 u: r我再一次抡起拳头使劲地砸彪哥已经软化的腹肌!“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承受着肉体上的快慰和煎熬。这时 候彪哥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大声嚷道:“对!就这样...使劲用力....砸烂我的肌肉身子....撸断我的牛鸡吧....使劲打我的肚子!啊啊啊啊啊 啊....”我乘胜追击:“说,你是我的什麽东西?”彪哥翻着白眼,摇头晃脑地大声回答说:“我....我....我答应你...我以后就是你的肌肉狗! 我,我是你的肌肉玩具....你想什麽时候玩我就什麽时候玩...想怎麽玩就怎麽玩....我的身子都是你的....求求你让我射吧....主人!”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1-12-2 18:47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