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4271|回复: 1
收起左侧

[纯虐腹文] 《ted 腹肌被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0 20: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xiaoxiaoyao87 于 2021-4-10 20:39 编辑
: S/ k; [8 e. l* v' K: X! T
$ _1 ~. W& F+ d$ u" f3 C我从小学时就认识Robby Bender了。他总是有那么一点儿超重,甚至算得上是个小胖墩儿,而且还要更穿大一号的衣服来盖住身上的肉。总的说来,他待人很友好,性格也很好相处,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体型被别人戏弄嘲笑。长大了一些以后,当我开始参加各种运动项目时,Robby总是呆在教室里,通常是去帮老师的忙,擦黑板,收拾东西,把自己整得跟个小跟班似的,因此也招来了更多的嘲笑和责怪。
' `& t4 u  u- A: R  v初中之后我就没再见过Robby了。我觉得我们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活,我玩起了各种运动,足球,篮球,田径,甚至是摔跤;Robby则学上了音乐。他学的是双簧管,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学起来难得要死的像超长黑色甘草糖一样的玩意儿。我之后才知道这东西对呼吸的控制有难以置信的严苛要求,这大概也是Robby身体变化的原因。
( c, a3 f8 R) x8 P
4 o& J, {2 d: R% V$ ^% G+ G* r/ K) ?8 A2 F
时间过得很快,大概是因为课程时间不同,高中之前我都没再见过Robby,直到一次偶遇。那是一次学生会议之后,我刚结束了摔跤的联系,穿过校园去我的柜子里取书,Robby则刚结束拖到很晚的春季音乐会管弦乐排练,从音乐室走出来。深夜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门打开,就向左闪躲了一下以防撞上去。突然我猛地撞上了一堵砖墙一样的东西,那东西硬得要命,我被狠狠地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我抬起头,摇着脑袋甩掉眼前的金星。音乐室的灯光笼罩在我撞上的那堵“墙”上,我立刻就认出了那个身影。
. y, _/ B, U# r* Q1 z  S“Robby?”我试探性地问道。他转了过来,看到他的侧脸,我确认的确是他。
- q5 o, N0 t$ M, a5 [3 T8 ?“Tad,是你么?”他朝我伸出一只手,我抓住了,然后在他拉我的时候被他的手劲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位就是我的老朋友,Robby,仍然穿着过大的衣服。但我得承认他高了不少,我1米75,他比我还高几公分。他抓住我的肩膀,力气大得像个虎口钳,“抱歉抱歉,伙计。”
3 k* Y. l5 {( n4 N' X“没事儿,是我太着急了。”我说道。我俩一时无话,尴尬地站着,他仍然保持拉着我手抓着我肩膀的姿势。我想了想,朝他挤眉弄眼,说道:“你……要不要去Henry’s吃顿饭……和我……叙叙旧?”
% s" y1 N, \7 S1 K; w  A“那个,我有计划了……”他肯定是看到我脸上失望的神色了,“我不知道……呃,见鬼。先进来吧,我要换衣服,一整天都穿着这个都要发臭了。”我跟着他进了音乐室。屋子里很空,只有我俩,他打开墙柜,我站在他身后。他抻出来几条短裤和一件T恤,我以前从没见他穿过这种衣服。我还没有准备,他就把那件过大的连帽衫脱过头顶,露出了令我自叹不如的健壮身材。我目瞪口呆的站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实打实的美男子。Robby肯定是感觉到我在盯着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他的肌肉惊人的饱满健壮,简直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好的……甚至是这辈子最好的。“嗯哼,你觉得怎么样?完全不是你以前认识的Robby了吧?”我不知道自己吊着下巴愣了多久,脑子里面一团乱,绞尽脑汁试着理解眼前的画面。
: E6 n* @3 z$ h- F“这是怎么回事……”我终于回过神来,“你变得这么……这么……这么……”我以前从来没结巴过,可这时我舌头却突然打起了结。 , a) O4 ~# n7 x$ O6 J' y' g* X
“壮。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说着,他屈起两只胳膊,绷紧肌肉。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那两个棒球大小的二头肌。“来吧,捏一捏,你肯定想这么干。”' t' ^: e: [% {) M) x
他说得没错。我抬起手放在他的肱二头肌上,两块肌肉摸起来很烫,捏着很硬,简直像是两块岩石而不是人的肌肉。我十分震惊,我做运动这么多年,从来没见到谁的身体这么漂亮,尤其是和我同龄的,甚至是对自己身体自信满满的我自己。直到刚才为止。
- ~" J7 D7 w( c) z我的手指覆住他的浑圆的二头肌上,也许是我愣着的时间太久了,我不确定,但是他突然猛地挥出一只胳膊,一拳头正打在我的腹肌上。我没任何准备,“哦呜”一声,一口唾沫连带着肺里的空气都被轰了出来。我的手滑下他的二头肌,捂住刚才被他拳头打痛的地方。
. v( g+ R" n" l2 a; Q- {“哦,伙计,抱歉。”Robby说道,“有时候我不太清楚自己有多大劲儿。来,让我看看伤没伤到你。”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真诚地后悔打了我。没等我同意,他就掀开了我的衬衫,露出我六块结实的腹肌。腹肌中央,他刚刚拳打的地方,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拳头印子。他手伸过来,按摩着我的腹肌。说实话,被他按摩着感觉很舒服。我似乎听到他轻哼了一声,抬起头,发现他正直直看着我的眼睛。
" p/ @8 u! U! k' R' d5 L) s“来摸摸我的。”他一边指示道,一边抓起我的手放在他诱人的八块腹肌上。八块肌肉像田地一样紧密地排列,从腹股沟一直延伸到两块硕大有力的胸肌下,占据了之间的每一寸身体,我的手指一下子就陷入了他腹肌块之间深深的沟壑,他趁机一绷肌肉,我的手指就被死死地卡住了,怎么拽不出来。他大笑起来,结果腹肌变得更紧了,挤得我手指头都疼。“我有个主意,咱们来个击腹比赛吧,好么?”这句话该是个危险的信号,但是哪个年轻气盛的精壮小伙子能拒绝挑战呢? 6 D0 z7 S6 E9 ]  J( E" L
“你就说你想干什么?”我问道,终于把手指从他腹肌中抽出来,下意识地按揉着。
- s; r4 D2 y- n7 T) O2 _  o“嗯,没什么危险的,我保证。”他回答道。说着,他走向音乐室的双开大门,把门给锁上。“别被其他人打扰,是吧。”接着他走向窗户,把那幅只有放电影时才用的大厚窗帘拉上。我愣愣地看着他走来走去,呆若木鸡。事实上,我现在的处境就好像等待被宰杀的活祭一样,只是我还没发现。 4 s7 d3 M: a+ C$ I  W+ _3 P* s
“你愣着干什么?”他走到我面前,“把那件衬衫脱掉。”可能是我动作太慢了,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他突然贴过来说道:“我来帮你吧。”他两手拽住我的衣领,向下猛地一撕,没错,把衬衫从我背上扯了下来。他松开手,把衣服扔在地上,咧开嘴笑了。我目瞪口呆地傻站着,看着最喜欢的一件衬衫变成了音乐室地板上的一团碎布。 3 {, _9 Z6 y% w2 ?! k; J. D
“咱们开始吧,好么?”他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肌肉结实的身体,他找到墙边一块没放东西的地方,走过去有宽厚的背靠住墙,双手交叉枕在头后面。他的腹肌在这个姿势下极其性感,我舔舔嘴唇,觉得下体不同寻常地紧。这是他说道“你要愣上一整天么?”
2 }2 Z* L7 y" R# b“我们怎么做?”我问道,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显然我确实忍不住想要揍他腹肌。
5 X" I4 K1 \& |3 ?& O( `* U“从左右组合拳开始怎么样,你知道怎么出拳吧?” “当然。”我说道,摆好拳击手的姿势,然后狠狠地向他的腹肌漂亮地挥出两拳。我的拳头击中了他的腹肌,然后越过头顶,我庆祝般地转过身呼喊着,以为自己把他打倒了。可我转回身,却十分惊讶地发现他并没有像我意料之中那样,跪在地上喘着气,反而是依旧站在那里,连姿势都一点儿没变。我站在那儿,他问道:“你就这本事?”
0 T$ `* C% n! c' _, f; b“TMD当然不是。”我吼道。我举起拳头,打算把他的腹肌轰烂。可我刚打算出拳,他却从墙上移开了身子。 $ e( I; A8 _3 C) C* r
“嘿,哥们,该我了。”我有些困惑地看着他抓住我的双腕,将我的身子转过来,把我的背贴在墙上。“Tad,双手举高放在头后面,你刚看到我怎么做的。”我听话地照做了,像他一样举起胳膊,双手交叉搁在脑后。我绷紧了腹肌准备接下他的拳头,可他的两个拳头好像巨大的锤子一样,狠狠地捣进我身体,把我打得钉在墙上,绷紧的腹肌一下子就崩溃了。这两拳似乎撕碎了我的腹肌。我想我的样子肯定像一条离了水挣扎呼吸的鱼,我的膝盖有些软,差点站不住。我又一次看到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他对自己这一拳显然很满意,伸出一只手来想要扶住我。 / n7 ?( B/ }$ U- t- \; O. x
“没事,我撑得住。”我终于喘过气来。我一离开墙,他马上就站了过去,胳膊举起来摆出相同的姿势。我深呼吸了几次,平稳了一下自己,再次站好格斗姿势,用力朝他的腹肌挥出拳头。这一次我的拳头仿佛打在了花岗岩上,一阵疼痛。我开始怀疑眼前的人是否真的是我所认识的Robby,还是说什么外星人……超人什么的钻进了他的身体。 1 G5 x( p4 S  t; O3 v7 e
“啧,Tad,我还以为你会更厉害一些呢。”他说着,又一次和我换了位置。我缓缓举起手,感觉喉咙里一股胆汁味儿。我用力吸了一口气,绷紧肌肉,在他的拳头光速般轰过来时闭上了眼,只感觉每一拳都好像货运火车一样,深深撞进我的腹部,把内脏都挤到了一边。我的背又一次贴到墙上,我觉得如果我回头看,墙上对应他拳头的地方肯定被砸出一个坑。我不由发出一声响亮的低吼,腹肌深处火烧一般的疼,膝盖像风中的小树一般止不住地颤抖。我用尽力气让自己站住,蹒跚着向前走去和Robby交换位置。他抓住我肩膀,有些粗蛮地把我按了回去。
+ T8 @: o6 t4 e: {* h7 i/ I“你就呆在那儿,Tad。看来显然你是不能把我怎么着了,所以,就让我尽情地玩吧,怎么样?”他没等我回答,便把我向前一拉,我腰一弯,他便迅猛有力地一记上勾拳,打得我整个人都离了地。这绝对是我有生以来被打得最狠的一拳,我倒在地上,想要蜷起身体,只是Robby不让我这么做。
$ G4 {: r$ a+ v& [: t一只粗大的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拽起来。但是那只手没有停,还是一直向上使劲,如果不想头发被拽下来,我就得站起来。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感觉脚已经使不上劲了,颤抖的膝盖死撑着身体。这时又是一记勾拳轰进腹肌,然后是第二拳,第三拳。每一拳都捣得比原来更深,一次次地把我轰离地面,似乎想把我揍到再也站不起来。 7 R- v1 K. l: P
“这还不算完,Tad。”Robby在我耳旁轻轻说道,然后又是重重一记勾拳。刚才忍住的胆汁一下子又涌到嘴边,几乎要喷出来。我在回答前先吞回了这些苦涩的液体。 ; ?9 {* ~9 q. E8 b- |! I
“已经够了,Robby。”我又一次倒在冰冷的地砖上,这一次他没有再强迫我站起来。不过当然,他还不打算结束。我想把身体蜷成一团,他却用脚把我翻成仰卧的姿势,把我的身体打开,然后背朝着我,坐在我的胸脯上,两条腿死死夹在我身侧,好好地压住我的胳膊,让我动弹不得。紧接着一波连续的重拳便雨点般砸在我的腹肌上。我知道离这这场单方面虐待结束还早得很。
0 ~% _! V: [; O: Q6 H% wRobby那在我看来确实称得上性感至极的宽厚背部挡住了我的视线。他的拳头又狠又快,并且每打几下就再换一种方式打:用拳头砸,用肘击,用直拳猛扎,用交叉拳揍,甚至模仿起摔跤比赛,两只手握成一个巨大拳头重重锤击我的腹部。每当拳头落下来的时候,我只能渴望着听到他能说声结束。我的呼吸又浅又吃力,尤其是他还坐在胸口。我不知道这样的虐打持续了多久,事实上,当他终于从我胸脯起来的时候,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清醒着。我感到一只手轻轻拍拍我的右脸,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他微笑着看着我。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虐打已经结束了,也终于感觉到自己可以重新呼吸了。2 M4 t( H, }( s! A
“你还撑得住么,Tad?”Robby问道。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即使是吸一口气说话我的腹肌都是一阵痉挛的疼痛,我握住他伸出的手,他就像提一片羽毛似的轻而易举地把我搀起来。我站起来后,他变换位置,朝我身体靠过来,左手扶在我右臂的三头肌上,像攥住一块抹布似的死死抓着,另一只手则按在我的肩头,用力抓住我肩膀上一块肉。我正纳闷他要干什么,他却猛地抬起右膝,凶狠地撞进我的腹肌。我被巨大的力量揍得后退了将近1米,可他仍然不松手,紧抓着我,一次一次抬起膝盖粗暴地顶在同一个地方。我一直被打得退到房间另一边,他把我转过来继续把我原路顶回去。我扭动着想要挣开,可他完全不肯松手。随着他的膝盖一次次顶进我的腹肌,我的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气。说实话,此时此刻,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真的已经受不了了,可Robby不可能会听我的。
7 _! Q& v) ~, g% T: _1 e4 J% V我们又回到了墙边,我的背又一次撞上了墙,Robby最后给了我一下,终于放开了对我三头肌的钳制。我能清晰感觉到血液重新流动的刺痛。 & b! L5 U7 k; F' F+ T7 t0 N
“不知道你能不能站稳点儿呢?”Robby问我。在我回答任何话之前,他自言自语道:“啊,试一试好了。”说着,他给了我的腹肌又一个勾拳,一下子把我打得跪倒在地上,痛苦地喘着气。“完全不可能站得住。”我心想。我脸颊贴在冰冷的地板上,只能看到他的脚走开,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一会儿他又走回来到我背后。由于我完全没力气抵抗,他轻而易举地把我的胳膊拉到我身后,用不知道什么东西绑住我的手腕,然后在我的腰上缠了一圈,最后又在手腕上打上了结。然后他硬把我拉起来,痛得我怒吼一声。他一直站在我身后,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听到一阵奇怪的嘎嘎响,胳膊随之也被猛拽了上去。
/ X, {: e2 W# B. O5 ^“嗯,这样应该呆得住了。”我听到他说道。我终于转过身子,看到一根粗钢绳从我的背后延伸向上,穿过头顶上的灯,向下系到椅子上,把我牢牢绑在它们之间。我刚转过身,就见到一个东西飞过来,凶狠地击中我的胸腹,把我打得撞在墙上。若我有气力我肯定会大叫起来,可我被打得肺都瘪了,脚一软又要倒下去。长椅被我拉得离开了地面,向前拖了几厘米,又停了下来,把我拉住了。我的身体摇摆着,只得掂着脚稳住身体。紧接着,他又一次冲过来,毫不留情地用尽力气把膝盖狠狠刺进我的胸腹。每一次他重击我的胸腹,我都被打得拍在墙上,肺里所有的空气都被挤压了出来。没几下我的头脑就完全不清醒了,几乎都要昏过去,脑袋无力地搭在胸前。Robby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提起来。 / Q- ]: i; V9 P8 \5 L
“还撑得住么,Tad?”我听到他问道。我张了张嘴,只觉得嘴唇显然因为不断的吸气呼气,干裂得惊人。我用舌头舔舔嘴唇,可就连口水都干涸了。 / S" @6 a/ Y' i0 g+ k
我的喉咙焦干得跟嘴唇一样。我只得沙哑着嗓子喃喃道:“……继续” % ^1 Z9 W! y* X" n( j# t  r) O) J
“什么?你还要继续?”我的眼睛惊得睁大了至少3倍。我很确定自己要说的是“不要继续”,他难道是在玩我么? 1 y# ?! l2 ?: b1 q; j8 p+ _" V
“……继续”我重复了一遍。
5 C' Q  t5 n( K, y/ A“嗯,好吧,你坚持的话。”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又一次把膝盖顶进我的腹肌,我开始哭喊起来,用光了身体里最后一点儿水分。Robby大概数了三四个数,然后我便身体一瘫,脑袋垂下来,失去了意识。我不知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直到我从一个下着雨的梦中醒来。不过那并不是梦。当我完全清醒过来,我发现自己正躺在足球场的人工草皮上,一场这个地区罕见的暴雨从天而降,把我从头到脚都打得湿透。我张嘴喝了一些雨水,然后吃力地坐起来——或者说尝试着坐起来。我的腹肌痛得要死,疼得我一下子又摔了回去,低吼着,全身每一寸肌肉都被蹂躏到无力地颤抖着。我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Robby的身影。我估计自己花了三四十分钟才勉强站了起来,踉跄着走向学生停车场。路过最初碰到Robby的那个房间时,里面已经一片漆黑,我用力拉了拉门,确认它确实已经锁上了。在那一刻,我发下了要向Robby Bender复仇的誓言,一个我一定要实现的誓言。可那时,我却没有想到,Robby根本还没有打算放过我!
9 C) C+ [' |: r" ^4 b: z, d% A距离我遇到Robby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我终于觉得腹肌开始恢复正常,不会再一呼吸就痛了。一想到Robby身上发生的变化,他那一晚对我腹肌的粗暴虐待,他带给我的疼痛和折磨,我仍然感到不知所措。我走在海边的木板小道上,光是一想到这个事情,下面就硬了起来。 , n3 Q, Y. |) B" A
今天天气很棒,阳光明媚,仅有的一丝微风吹干了身上的汗,让人感到一阵凉爽。我浑身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在散步,裸露的肌肉吸收着维生素D,虽然离夏天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但我的身体已经晒成了漂亮的古铜色。毫无疑问,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 l# |: L) O7 H4 e, o那一晚之后我再也没见过Robby,所以按照誓言向他复仇有点儿困难……不过,我摔跤队的队友就没那么幸运了。前几天我把两个人叫到了海滩,好好地揍了他们一顿,首先是Bruce,一个72公斤级的男孩,然后是Ralph,86公斤级的。
2 N' f. j) X& D$ d1 l0 X他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我的怒火,在跟我的击腹比试里被虐到求饶。当然,教练本来应该有所行动,制止我的胡闹行为,可是因为每个男孩都是被我单独叫去海滩比试的,所以直到我把队里至少一半的人虐了一遍之前,他们彼此谁也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对我宣泄的怒火毫无准备,结果被我用Robby对待我的方式给干了一遍。如果说现在有谁发誓要向我复仇,我一点儿也不惊讶。所以我现在的态度就是,就这样吧。 % @, }6 x% {% ^+ h
“Tad!Tad!这里这里!”我听到有人喊我名字,但我选择了无视。突然,什么人从后面抓住了我,用胳膊勾住我的脖子,把我拽倒在沙地上。我的脸正冲着沙地,沙子一下子灌进了我的嘴和鼻子里,连眼睛里都进了沙粒。
5 @. I% ]* r0 u- w7 q“TMD谁啊!”我一边吐着沙子一边吼道。我试着挣脱开来,但脖子上的手臂紧了紧,把我按在原地。
7 g3 P. A' o3 e% L7 j0 Z“冷静点儿,小老虎,是我。”箍住我的力道松了松,我终于可以把头转过去,看到Robby用脖子环绕着我的脖子。 2 n/ \; v3 q9 b- I3 a$ n  L
“让我起来。”我气急败坏地说道。他把胳膊从我脖子上挪开,我们俩一起站了起来。我的手死死攥成拳头,然后又松开。在那一刻,我满脑子想的就是朝Robby脸上狠狠揍一拳。更可恶的是他居然表现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让我越发愤怒。2 c4 C6 J. K4 v2 u# `" H
“来吧,Tad。我正和一群家伙在那边儿玩呢。”我顺着他胳膊指的方向看去,但其实我没真正看清他指的是什么,因为我的目光一直游移在他肩膀顶点轻轻绷紧的二头肌上。他向着他指的方向跑去,留下我一个人拍着身上的沙子。然后在几米外停了下来。我现在可以看到跟他在一起的那些家伙了。我不认识他们任何一个人,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们都很健壮,身材跟Robby一样好。我又一次感到下面一阵躁动。这是有人目击我为那一晚向Robby复仇的大好机会。太好了,我想着,开始走向那一群人。, W1 _" @6 x+ @3 ?
当我走到离人群更近的时候,Robby正站在他们的正中间,我几乎害怕我的舌头会从我大张的嘴里面耷拉出来。他们每一个人都像Robby一样英俊结实,跟我一样只穿着短裤,样式有紧身三角裤,也有宽松的沙滩裤,但无一例外都健壮地令人难以置信。我身上的肌肉不少,但他们看起来比我要健壮得多。 1 V* ~( N+ L. ~
“兄弟们,这是我老朋友Tad。”突然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我,我不禁想要从他们视野里逃开,但是太晚了。一只只手伸过来,人们报上自己的名字,让我突然感觉自己也成为了他们的一份子。在我和每个人打完招呼前,他们其中两人就开始扭打起来。看着他俩在地上格斗,肌肉拉紧,想要控制住对方的样子,我真的感到像在家里一样自在。其他的人围成一圈,叫喊着给他们加油或者指导,我也加入其中,大家一起闹到全都筋疲力尽为止,浑身是汗的身体粘满沙子,看起来像澳洲土著一样。 ! p; G: s$ Q6 y( Z6 Z$ Y
不知不觉中,天色就逐渐暗下来了。入夜了,我们在火坑里点着了火,他们还带来了一个烤肉炉,煤一热,就有几种肉被扔了进去。炉子旁边立着一个冷藏柜,里面装着能量饮料、蛋白质奶昔和很多很多水。Robby打开柜子,拿出两瓶水,扔给我一瓶,然后走过来站到我身边,我能感到他身体在一整天日晒后散发出来的热量。
5 k7 A6 a( `7 f: ]* ~7 i4 ~“我说,今天咱俩还没有比过。想现在试试么?”他说。我看着他漂亮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和他比过,但是我看其他人和他比过,都被打败了。他接着说:“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 Q2 T8 e* O: z$ l3 |, B1 i“哦,**妈的。”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办法激怒我。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没入地平线了,只有月光和火堆照亮着这一片区域。“我们来玩玩吧。”在我们摆好格斗姿势的时候,其他人也都聚到了我们周围,可是比起他们自己打闹的时候,现在要安静了许多。这个时候我本应注意一下自己的第六感的,但是Robby那句“手下留情”真的把我惹火了。复仇的时候到了。
1 y- c$ x, \4 g2 {  O我扑向他的两腿,但是他顶住我的上身往下一沉,撤出了双腿。我再次扑向他,结果还是一样。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他们的眼睛被火光映得通红,脸上的神情满是饥渴……但是我不明白他们到底在饥渴什么。我冲向Robby,想要锁住他的双臂,突然,他抓住我的手腕腰部一扭,我一下子就背部朝地摔在地上,双臂被紧紧扣住。他的屁股随即便落了下来,腿也压了上来,我被他的胳膊死死箍住,动弹不得。我拍拍他的大腿,不希望因此受伤。他松开了胳膊,但是起身的时候,压在我胸脯的那条腿一下子踩在我的腹部,脚后跟狠狠地插进了我的腹肌。
! H  ^  I& k( |4 q3 M1 U“哦呜。”我毫无防备,被踩得闷哼一声。最糟糕的是周围的人还大笑起来,我真希望他们没能在火光下看到我的窘态。Robby站起来,和他的那群伙伴们击掌示意。我也站了起来。怎么,这就是他想要玩的,是吧?我没有一点儿犹豫,朝着他背后冲去。
% `1 K! f  E1 W8 t“小心!”黑暗中有人喊道。我们俩身体相撞的瞬间,Robby的手从上面伸到身后,抓住我的脖子,一个过肩摔把我摔了个底朝天。我重重砸在地上,被甩到了Robby身前。他跪到我身上,一个膝盖狠狠地顶住我的肝脏,胳膊肘夹住我的喉咙,趁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后脑,两臂发力绞住我的脖子。我拍拍他,但是他却毫不松手。
! v4 b% q) J$ Y" P! e“睡吧,睡吧,Tad。”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随后,我就因为缺少供血,在他的裸绞下昏了过去。
% X' E$ l  V1 I. A3 [3 p我苏醒了过来。周围的空气里充斥着几个人的笑声。清凉的海风让我头脑清醒了起来,我意识到自己正在站着,但是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我朝身体两边看去,发现自己的手腕正被刚才围观我和Robby格斗的一个家伙牢牢抓住。 # B% p7 a# C# S+ B
“怎么了,伙计?为什么不放开我?我已经没事了。”他们全都笑了起来。Robby从火堆远处的黑暗里走了过来。我不喜欢他脸上那副表情。 9 G4 m/ m- o" g# B. S0 F8 y; Y9 d2 ~
“我正在跟这些家伙讲咱们那一晚的小小冒险,Tad。”他停顿了一下。我倒吸一口气,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他们都想要试一试,你觉得怎么样?” ( j8 o5 }4 O: \4 _+ C$ P
“那个,事实上,我宁愿……”这时,Robby猛地把拳头砸在我肚脐和腹股沟之间的腹肌上,力量大到把我轰离了地面。我顿时跪倒在地,咳嗽着,大口吸着空气。我动了动嘴唇,想要说完我的话,但根本发不出声音来。我听到Robby嚷道:“把他弄起来。”; |  _# p8 g" `2 Z8 y# e
两个肌肉男走到我身体两侧,毫不费力地把我给拖了起来。我的膝盖已经彻底软了,但是这不影响,两个肌肉男把手伸到我的腋下把我支撑起来。Robby走过来,左右两拳猛击到我身上,我的腹肌被揍得深深凹陷进去,深陷到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抓住我的脊梁骨。我又一次想要跪下去,但是却被人用力撑住。Robby的拳头如同暴风雨一般,一次一次地轰打在我身上,一直打到我浑身没了力气,脑袋耷拉在胸口为止。最后,他抓住我头发把我的脑袋拽起来,看了看我,很满意地放开了手,我的脑袋又垂了下去。他说道:“下一个谁来?”1 u2 }: ~* L3 D: `# f
我的意识已经被Robby的重拳揍懵了。我没办法叫出他那群伙伴里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走上前来,打算狠狠虐打我的腹肌。我的腹肌已经完全被揍软了,根本无法绷紧来抵抗他们的拳头。这群人轮番负责支起我,把我变成了一个完美的靶子。他们支撑我根本不费力气,我根本没有倒下去的可能性。在他们狂虐我的时候,Robby就坐在冷柜旁边看着,时不时地指导一下怎么揍我或是揍哪里。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感激他的干涉,但是我几乎没办法呼吸,更不用说和他吵架了。
. Y# B& M& A. _! Q, Y三个人好好地干了我一番后,轮到了第四个人。他的腿粗得像橡树桩一般,股四头肌随着走动鼓胀着。他走到我身边,突然跳到空中,膝盖像要刺穿我一般冲撞进我的腹肌,我的身体一折,胳膊几乎都要从抓着我的人手里扯掉。我很肯定自己在他膝盖的重击下昏了过去。什么人用手指紧抓着我的头发,往我脸上泼水,把我的脑袋向后拉。“他真棒。”一个声音叫道。
8 h: e( \* d' V( h  x/ c- N“不,他不好。”一个声音从黑暗中响起,每个人都猛地一愣,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抓住我的两个人也松开了手,我一下子倒在沙地中,除了躺在那里呻吟,什么也做不了。这时,声音的主人从黑暗里走了过来。那是一个救生员,只穿着一条红橙色的四角短裤,踢着一双凉鞋,肩膀上套着一个救生圈。他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沙滩之神”,古铜色的肌肤,挑染着金色的头发,宽厚的肩膀,漂亮的曲线从结实的胸膛向下延伸,收束到紧俏精壮的腰身上,下面是适合长时间游泳的修长双腿。“这到底在干什么?”他问道。
& f: a8 Z0 ~: V8 o' r  `5 J2 r我看向冷柜那边,希望Robby能说话,但是他已经不在那里了。救生员走向我,身上散发着自信和支配的气息,经过的时候人群向后退了一些。他单膝跪在我身边,手伸过来把我的脑袋拉出沙子。 2 X( Q2 a% {0 q6 `# V0 q  ]
“你没事儿吧孩子?”我看到他身后有人动了起来,影子只是一闪而过,但是他肯定看到了我眼睛里警告的意味,不过还是太迟了。他刚要转过身,一记重拳就正中他的下巴,把他打昏在我身旁的沙地上。Robby踩在他身上,搓搓手,很是满意。
& ?. R; R5 _4 M“把他俩都弄起来”他命令道,如同战场上的将军一样,其他的人则是他的手下,立刻行动起来,没有任何疑问。
! ?* ^# h* e0 ?- u救生员依旧昏迷不醒,毫无抵抗地被两个肌肉男拉起来,拖向火堆旁边的地方,现在已经赤裸的双脚随着拖动在沙地上划出两道凹槽。我被打得半死不活,也毫无抵抗之力。我们俩被放在离彼此一两米远的地方,面对着面。救生员被泼了一脸水醒了过来,喷着灌进嘴里的水。不出所料,他尝试着从抓住他的人手里挣脱出来,但是他和我一样,被那些肌肉男控制得死死的。Robby走到救生员面前,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想他应该是微笑着的。Robby不说话,直接一拳捣进男人的腹肌中。虽然救生员身体锻炼得很结实,他还是被揍得身体一缩,肺里的空气全都被轰了出来。他眼睛瞧向我,告诉我要坚持住。他还不了解情况,但我清楚。他要面对的是一场狂暴的虐腹。0 a# J, j: x( |6 y+ [
Robby继续狂殴着他,就仿佛在殴打他自己的沙袋一般。尽管他有着结实健壮的肌肉,并且懂得在Robby每一拳砸过来之前用力吐气,他还是只坚持了十分钟,便开始不行了。
% D" f5 Y! v/ X- n3 c我站在沙子中,看着肌肉发达的救生员像自己一样被暴虐,突然就发觉自己的下面已经完全硬挺了起来。我的身体毫无保留地暴露着,下面被人群紧盯着,根本无法隐藏。救生员的脑袋一垂到胸前,Robby立刻就转过身朝向我,我顿时腿一软。如果不是被人拽着,我可能就要倒在地上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身体,直到视线移到我的下身。
5 b6 u) M1 u" w' K, G8 _“这是什么,Tad?”Robby走进一步,用手抓住我饱胀的下体,用力一攥,我被他的手劲弄得身体一缩。“把那家伙带过来。”Robby说道。/ \, G- _4 p0 K4 v  \6 T
我不喜欢他说这句话。救生员这时刚好醒过来,被寻开心地拽向这边。他尝试着攻击抓着他的人,但是另外两个肌肉男也走了过去,四个人牢牢抓住他的四肢,他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Robby褪去我的游泳裤,我硬挺的巨根完全暴露了出来。那四个肌肉男把救生员带了过来,他想要扭过头去,但是Robby抓住他的头发和下巴,牢牢固定住他的脑袋。同时,他们把他向前推,把我的巨齤根塞进他嘴里。我可以听到他被我深入的巨齤根顶得直咳嗽。然后,他们就向划船一样,不断地前后推拉着他,直到我忍不住将精齤液狂射进他的喉咙。救生员咳嗽着喷出嘴里的液体,显然刚才被迫做的事情让他厌恶至极。Robby捏着他的鼻子,捂住他的嘴,逼迫他把精齤液全都咽了下去。而我,则感觉精疲力竭,被榨干了一样。/ v$ l# C, e6 T, T
他们一玩完,救生员就像一块废弃的木头被扔到沙地上。他正打算爬起来,Robby就转过身,一个横踢踢在他脸上,把他踢飞,向后倒去。救生员在落地之前就昏了过去,像垃圾一样倒在了沙子里。
- q6 r2 i& \  }' N9 U; w我瞪着Robby,希望我谴责的眼神能够让他感到羞愧。他给某个人一个眼神,不等我反应过来,一记膝击就飞过来,狠狠捅进我的腹肌。我顿时呕出一口胃液,被呛得本能地剧烈咳嗽起来。我完全不知道我的腹肌到底挨了几次膝顶,但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正俯卧在沙地上,天空已经明亮起来。我独自一人,饱受虐打,腹肌青紫,几乎要崩溃掉,但至少我还活着。
) n3 F) k9 @0 y% T
  `: A3 x! I3 v- H  G6 _* _: x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发表于 2021-4-16 23: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挺经典的,也是老文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1-10-18 03:39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